有個夢想是出書 – 是什麼阻礙了出書的可能性?(Day3)

我一直有個心願,我想出一本書,一本可以寫下我系統、代表我價值觀的書。

我本以為這件事隨著我愛好文字、時不時的輸出文字的過程中,他會自然而然的產出。有時候,也會有一點幻想,認為:那些出書的人就是如此,他們先在網路上有了固定的產出,然後被看見,而有了名氣,順理成章地出了一本書。當然,這是大家看到最容易理解的路徑,對那些不去細想到底該怎麼成功一本書的人來說,他們聽了他人出書的過程,然後覺得合理,便信以為真為最簡單的路徑。

可是對他們來說這不是一個渴求,或,不是一個他們希望在有限生命裡出現且一定要發生的渴求。於是,他們知道了路徑,可是不以為意、不特別去細究。

而我身為一個認真希望他實踐在我的生命裡,而不是可有可無的夢想;我勢必要為他做出一些計畫。計畫之前,來想想,過去的我,是如何讓這個機會與我無緣。

就過去的經驗,若你跟我一樣有嘗試過寫部落格或經營個人品牌,或任何的創作產出,可能就會懂那種感受,那種….想做,卻總被生活庶務或生存本能給延遲的感受。現在這個世界資訊如此發達,發達的我們眼前有諸多選擇,而導致我們實質上沒有任何選擇。

寫作,成了眾多選擇之一;也成了不停被生活庶務優先事項給遞延的選擇。就像眼前有座海市蜃樓,似乎看見了實則虛無縹緲。

因為沒了行動,一切都無法在我們的腦海裡或生命裡深耕。像夢一場,看過且過。

我以為我每天會騰出一點時間寫作的!因為我熱愛文字、熱愛將我的思緒化為文字、熱愛透過文字作為媒介去組織所有的思緒;我以為,寫作該是件容易的事情,因為人手一機,隨時都能夠打字,但凡有一些靈感,我就能將之記錄下來。不過就是母語嗎? 回頭一想,心好像傲慢地說。

時間看的見,但當我們不去回顧,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時間給了我們怎樣的明示暗示。就像我在寫下這些「我以為」的想法時,在跟實際狀況最對比,才發現自己的腦海裡充滿著很多的誤區。沒有想實踐的事,這些誤區不打緊,反正我仍然吸的到空氣、吃的到食物、還活得下去,沒有什麼比活下去更重要的事情了!是吧?

然而,透過怎樣的方式去活? 成了更高的追求。為了往上一階的探索,也因為一切都是全新的探索,我們勢必從每日的生活去做深層的改變,為我的夢想預定下時間與空間,才有實現的機會。

於是我參加了這100天的寫作計畫,就是在過去的經驗中我認為:「我隨手都能記錄下隻字片語,透過集結,我就能完成出書的夢。」是個多天真的想法!原來,「集結」這件事情也需要為它預訂下「空間」與「時間」;過去我以為,我會透過部落格一篇一篇地寫下那些經年累月的觸動,最後經過時間的驗證,集結成冊,成了我的系統。殊不知,在「一篇一篇地寫下」的這個環節,就出現了巨大的阻礙,而讓出書的夢更顯遙遠。

經過這些「我以為」以及「現況」的差異,我開始了解,想要成就一件事情,從來不是偶然,而需要紀律、計畫、與激勵自己的目標導向意識。於是我開始寫、並堅持著去寫。

願在100天後的今天,我寫下了一本說出:女孩在局限中如何實踐自我、自願自主過一生的心態、方法、與見證!

說說你的想法吧!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